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美方闻复古主义的原始风格

2018-12-06 19:57:01

【美】方闻:复古主义的原始风格

在中国艺术史的长河中,复古的概念一直支配着艺术家的想象力。通过对中国人物画、山水画、书法以及思想的历史作简要的考察,会发现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发展模式:在初步的进展阶段之后,都各自经历了连续的复古运动。 一、复古运动的不同周期 张彦远在其9世纪中期(约847年)的着述中,一方面记录了绘画史上再现性技巧的进展,另一方面也谈到他所处时代绘画的退步。他写道: 上古之画,迹简意澹而雅正 中古之画,细密精致而臻丽 近代之画,焕烂而求备;今人之画,错乱而无旨 早在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成书一百多年之前,人物画已经由吴道子()一代画家将其推向顶点。而当时的山水画还只在积蓄力量,直到一个世纪之后在荆浩、关仝、李成的壮观视像中达到了。但事实是,即使在9世纪到10世纪初这一绘画的低潮期内,张彦远及其同行都未曾考虑通过研习古代大师的复古运动来振兴绘画。这也应证了亚历山大 索泊的观点:在当时的绘画领域,古代的价值还不足以掀起这样一场运动。 从再现的观点看,中国人物画在9世纪以前已经经历了一个完备的发展过程:从线条的,实质是正面的、二维再现的古风阶段(周代晚期至六朝初期,约公元前5世纪-公元550年),经过一个圆柱体形式的过渡期,人像各部分间的有机联系加强(六朝晚期至初唐,大约公元年),终达到一个充分发展的阶段:人像各细节塑造完备,三维身躯上覆盖有愈加自然的、几乎透明的衣纹褶皱。9世纪之后的人物画一直延续着中唐大师的传统。直到北宋晚期的李公麟(),在当时社会古物研究以及 士人画 审美的氛围中,首先回归更为古老的楷模顾恺之(),他将顾恺之的作画方式加以改良,形成其独特的白描风格,由此建立起一个新古典标准。第二次的复古运动则由临仿顾恺之和李公麟的赵孟頫()于元代初期完成。其后,由于获得了形式类型、衣纹式样和运笔方法的既定累积,并从前代的楷模中精选和简化,中国人物画家此时主要是从笔法的生动性和(描述性或书法性)表现的雅致中寻找成功之法。简言之,使得古老的绘画技巧和形式焕然恢复了生机。 山水画中,从象形的山树母题到幻觉空间的创造,其发展经历了从汉末到元初的漫长过程(约公元世纪晚期)。13世纪末期,由赵孟頫实现了一次完备的复古运动。在研究了古代的青绿画法,描述性的李郭传派,以及书法性表现的董巨图式这一整套前代典范之后,赵孟頫终以他所推崇的董巨语汇,建立了绘画的复兴之路。赵孟頫负盛名的追随者 元四家,通过书法性用笔,在绘画中强调写意。而当绘画越来越强调内在经验和援书入画时,绘画的再现性内容就越加贬值以支持纯粹的艺术性目的。明初(1400)以降,几乎所有的画家都乐于用既定的山水画语汇创作,不过杰出的画家总能够对古老的主题进行无限的变化,并赋予其以新意。 经过初步的演化发展,再继以连续的复古运动求得复兴,这种绘画史上的发展模式与书法史极为相似,事实上,书法史上发生得更早。中国的文字,从古体篆书到隶书,再到今体正书,已于公元3世纪前完成了自身的演化。3世纪时,对古风的复古和折衷混合在作品中变得普遍起来:例如276年的《天发神谶碑》一变古篆体法;年的《大将军曹真残碑》显示出一种兼融篆书元素的隶书风格。272年《九真太守谷朗碑》则把正书与隶书结合起来,隶中带楷。书圣王羲之()在书法孕育的历史时刻,成功地融汇各种书风成为法书的集大成者,也因此成为后世书家的经典楷模。王羲之以后,书法史上追随他的队伍不断壮大,而一旦其势式微,便会兴起复古运动,通过重新研究王羲之作品使书法史周期性地删除冗繁,从而注入新的活力。因此公元7世纪,在唐太宗的支持下,褚遂良了一部《右军书目》,其中搜集王羲之法书样本逾两千件。672年,僧人怀仁耗费数十年心血将《圣教序》用王羲之书集为一碑。对王羲之体法的严格分析成为初唐书法复兴的基础。不久在北宋晚期,对前代大师的认真研习又一次将书法推向辉煌:李公麟、黄庭坚()、米芾分别从锺繇()、《瘗鹤铭》以及王羲之那里获得灵感。在13世纪末期,可以这么说,赵孟頫通过对王羲之作品的透彻研究,再一次将元初各式的复兴努力带入正轨。接下来又一位重要的复古董其昌(),尽管不能完全脱离赵孟頫的影响,但他仍然通过精研王羲之,成功地为他的时代建立了新的发展方向。

阀门保温套
捕鱼提现游戏
梨树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