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一场关于服装品牌的政变行情资讯

2018-10-30 11:37:01

一场关于服装品牌的“政变”行情资讯

业内人士曾提出过这样一个观点:“如果中国本土品牌会出现,它一定不是国人引以为傲的白酒、茶叶,也一定不会是某些特定的工艺刺绣。它有可能在两个行业里面产生:时装行业和珠宝行业。”正因如此,目前,国内的很多服装品牌正在努力实现向高端提升。而烟台本土服装经历多年的发展,已经走到一个品牌发展的临界点,也正需要一个华丽的蜕变。而这也将决定烟台品牌女装的未来的走向。 这里的变化静悄悄 规模企业减少20多家 接单量减半,一家韩国老客户到缅甸建厂,三家老客户将服装订单转手越南,工人每月3000元的工资……面对这一个个的数字,做了30年女装外加工生意的唐寿喜难以平静。烟台代工生产的黄金期已逝去,“如果不转型升级,或将是一条不归路。” 去年年底,烟台提出建设“中国女装名城”,鼓励众多烟台外加工企业培养自主品牌。目前,烟台女装调研工作基本结束,调研结果显示,受经济大环境影响,截至上半年,规模以上服装企业减少20多家。越来越多的企业由外贸转内销,培养自主品牌。 要想打造品牌的核心竞争力,打造商品的“核心竞争力”就显得尤为重要。“品牌”战略的提出,意味着烟台服装业的“战略转型”已经势在必行。 重压之下想转型 “到建立自己品牌的时候了” 烟台海德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唐寿喜,在服装行业摸爬滚打30年,是牟平区服装外加工行业内名副其实的“老大”。然而,面对人民币升值、欧债危机、国内人工成本上涨等现状。唐寿喜清醒地认识到,烟台代工生产的黄金期已逝去,“该到建立自己品牌的时候了。” “从上半年接的订单看,相对去年同期,减少了一半。”唐寿喜皱着眉头告诉,公司与韩国的三家品牌服装企业,日本的一家服装企业有长期合作关系。目前这些有十多年合作的老客户都将代工订单纷纷转向了越南、缅甸等东南亚地区。公司的日子很不好过,“别说盈利,目前的经营状况,连机器设备的折旧费甚至都不够。” 由于临近韩国、日本,且人工成本廉价,在服装代加工生产中,烟台曾一度辉煌。然而,随着国内人工成本的上涨,加之东南亚地区廉价劳力的冲击,烟台丧失了长久以来一直依靠的“优势”。面对外商纷纷减单转手市场的做法,不少服装外加工企业有点“懵”。 唐寿喜给算了一笔账,在烟台,服装厂一位工人的工资每月2500元左右,加上保险等费用,每月将近3000元,很多人也不愿意干。而在缅甸,一个工人每月工资也不过500元。人工成本的巨大差距,像龙卷风一样,卷走了烟台服装代工厂的许多预计订单。 自2010年下半年起,唐寿喜的不少老客户,也开始陆陆续续减少订单,转手东南亚市场。 实行品牌战略 原创能力是关键 除了日韩大客户的流逝,欧美的外单也不景气。唐寿喜告诉,原来一笔单子一般都有五六千至上万件,而现在只有二三千件。在她看来,按照目前的行情,只做外贸,将会是一条死胡同。 2011年年底,烟台曾提出建设“中国女装名城”,鼓励大量代工生产的服装企业,培育适合自己的品牌。目前,前期调研工作已基本结束,下一步将进入材料申报过程中。烟台市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娄礼仁说,在全面调研中,也发现许多问题。尽管烟台拥有2000多家服装企业,七成生产女装,但八成为中小企业,且大都为外贸加工企业,自主品牌相对较少。 受人民币升值,欧债危机,人工成本上涨等影响,不少微小服装企业倒闭。娄礼仁说,年销售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的规模以上服装企业也受到影响,企业数量由去年年底的232家,减少到目前的不到210家。 烟台市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6月份,烟台市规模以上服装产量为11791.7万件,同比下降0.1%,其中,纺织服装类收入100.53亿,同比下降12.7%。 面对外单的流失,不少服装企业由外贸转内销,着眼国内市场,培育自己品牌,不再“看别人眼色行事”。娄礼仁介绍,比如长年做外贸加工的烟台盛泰服装有限公司,在代加工的基础上,培养了童装品牌“卯卯哥”,其品牌在市场上的评价很是不错。 原创赢得话语权 品牌还需要多方积淀 如果说,由外贸代加工到创建自主品牌,是烟台服装行业发展的新方向。早在10多年前,烟台市服装行业协会副会长、烟台市荣超针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孙超的举措,可谓是一次华丽的转身。服装企业的转型,他有相当大的话语权。 孙超回忆道,1995年—2005年十年间,是外贸加工服装企业疯狂的扩展时期。当时,地方政府提供许多税收政策,不少韩国、日本企业纷纷来烟台投资,加之服装企业门槛低,几千元便可成立一家小型服装厂。一时间,服装代工行业热火朝天。 “为自己干活,总比给别人干活舒服。”在服装代工行业黄金期,孙超做了几年代加工,便转向当时大部分服装企业不愿涉足的自主品牌,培养自己的品牌——荣超。主打运动休闲服饰以及保暖内衣,销往西北、东北、华北等地区。 孙超称,创建自主品牌,设计研发是企业面临的一个难题。相较于深圳、上海等地服装设计的氛围,烟台尽管是一个服装产量大市,但设计研发人才紧缺。“目前,上万元都难聘到一位合适的设计师。”孙超说,一些年轻有创意的服装设计师,宁愿在南方大城市挣几千元的工资,也不愿到烟台来月挣万元。 对于目前服装企业的转型,孙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由于生产工艺简单,风格流行,转型企业大都扎堆培养休闲品牌,致使质量参差不齐,市场混乱。为了拓展新的产业链,去年,他开始涉足童装行业,并在韩国注册了“小超人”、“小金鼠”等品牌,打造“韩风”童装。 由外贸加工,到培养自主品牌,企业的转型需要一个过程,也必经一个“阵痛期”,建议“多条腿”走路娄礼仁称,在服装品牌上,烟台具有一定的基础和优势。山东是全国服装产业大省,烟台是山东重要的服装生产基地。“烟台服装产业始终位居全省前两名,有些指标甚至位列。

广州废铝回收
四川宜宾茶花
樱桃树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