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国庆客流高峰检验铁道部售票新政一票难求果

2018-10-29 11:59:35

国庆客流高峰检验铁道部售票新政 一票难求果真无解吗

“排个都买不着票!”  9月21日,一位中年男子悻悻地离开了北京火车站和谐号售票大厅第61号窗口,他身边的人们也跟着爆出了一片愤怒的骂声。当天9点,9月30号从北京始发的各趟列车开始发售车票,希望借着国庆假期回家的旅客们早早就开始排队,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失望。  票都到那里去了?  5月22日,北京开始按实名制销售6月1日及以后动车组车票(包括“C”、“D”、“G”字头列车),乘客需提交包括身份证在内的24种证件购票。按铁道部部署,今年6月1日起,全国所有动车组列车将实行购票实名制……  6月25日起,北京地区火车票订票业务正式开通,旅客拨打订票即可预订3日后至预售期内北京铁路局辖内各站发售的车票。订票受理时间为每天6时至23时,同一时间可以接通8000位旅客的订票需求……  9月25日之后,旅客火车票退票费标准下调。新的退票费规定:开车前,退票费由原来按每张车票面额的20%计收下调为按5%计收。退票费按2元计收……  十月之前,全国动车组列车将分步实行互联售票。其中,郑西高铁、武广高铁动车组列车9月20日起实行;广深、沪宁、沪杭、广珠、海南东环、成灌线动车组列车9月22日起实行;其余动车组列车9月30日起实行……  作为下半年长的假期,国庆节对于铁路系统或者乘客来说都是一场艰巨的战役。特别是购票方式发生诸多变化的2011年,“十·一”购买火车票将会发生那些新变化?  “今年国庆买票格外费劲!”几位接受采访的旅客纷纷表示了对买票难的感叹。  9月21日七时许,半月谈来到北京站和谐号售票大厅,当时每个窗口前就已经有十数个乘客开始排队了。9点整,9月30号从北京始发的各趟列车开始发售车票,然而等待大家的却是售罄的无奈局面。  窗口的售票员在面对愤怒的人群时也无奈的解释:“窗口真的没有票,早就在和上订光了……”[1][2][3]下一页票贩子为什么有票?  一位哈尔滨籍乘客接受了半月谈的采访。2011年春运,这位乘客在车票刚开始发售的日子到窗口排队购票,结果失望而归。事后他购买了全价机票以保证能够回家过年。节前一天,他碰巧再次来到车站,他因好奇去窗口查看退票,却被凑上来的票贩询问是否需要车票,“要坐有坐,要卧铺有卧铺,原价就卖”,这位乘客向介绍道。  辛苦排队买不到的票却被票贩“处理”给了自己,虽然这位乘客对现实很生气,但是终还是退了机票从票贩手里买了车票。“在车上,那些花高价买了站票的人比我可怜多了。”他说道。  半月谈在向售票窗口的工作人员确定30日车票已经售完之后,对票贩子进行了暗访。打通了一个票贩子的。  :请问买车票是找您吗?  票贩子:要那趟车?  :30号到长春的动车票有吗?  票贩子:有,你要那一趟?都有。  :多少钱呢?  票贩子:原价加70。  在约定了见面地点后,见到了票贩子。票贩打开腰包,从一沓火车票中抽出了两张D73次列车的车票。在取票过程中,票贩子又接到了一个,是要买一趟Z字头列车的车票,他答道:那趟车有,晚一些会送过来,已经去取了……  “一票难求”果真无解吗?  一项调查显示,67.8%的民认为倒票泛滥是“一票难求”的主因。究竟是谁在倒票?背后存在着那些利益链?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博士马光远认为,“一票难求”的根源不在总量不足,而在分配程序的不透明、不公正。要缓解“一票难求”,关键要看铁路部门能否拿出更大诚意,使火车票的分配程序趋向透明、公正,让公众更易监督,不断增加高级票贩和“内鬼”的倒票成本。  北京社科院2006年发布的《火车站票贩子群体调查》显示:北京两车站有票贩子上万人,其中有能耐并“日进千金”的是“高级”票贩子。那些“高级”票贩的后台就在售票系统内部,一线的是设在各大宾馆、旅行社、企事业单位、政府机关的车票代订处,二线的则来自于火车站窗口和所谓“站内保留票”。  对于络上曾经盛传的“部委预留票”,某部委机关事务管理工作人员向半月谈透露:为解决职工购票问题,每逢年节时段他们的确会和铁道部门进行沟通,然而都无法解决该部门的购票问题,他明确否认了铁道部会为部委预留特权票。同时,他也透露确实一定数量车票会为国家关键部门和特别人员紧急出行需要进行保障。前一页[1][2][3]下一页为国家重大和紧急公共事务保障出行无可厚非,但华北电力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王学棉表示,现实状况是对法定优先权随意扩大范围,“购买火车票的优先权应当仅限法有明文规定的情形,比如军人购票优先的问题,自然应当执行。但目前火车票的分配机制缺乏正当性,首先是体现在购买优先权的问题上。”  对此,北方工业大学文法学院荣国权副教授也发表看法说,有的地方规定政府官员购票优先,这显然没有法律依据。还有的自行规定预留关系票,经常留到开车前,以此作为社会关系交换的本钱。这也是不能允许的。此外,有的旅行社通过与车站签订合同获得优先购买权的这种约定优先权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内鬼”为虎作伥一直是票贩子屡打不绝的重要原因。今年9月初,朱先生因为改签的车票时间较晚不方便乘坐而选择了退票,当他走到退票窗口前排队时,一位火车站的安保人员向他走了过来。“那个大盖帽拉住我,小声问我:票买不买?”朱先生对半月谈说道。  因为当时退票还是要扣20%票价,朱先生选择了卖票。他随即拉着朱先生进入了车站工作人员的休息室,在议价之后完成了交易。“我对火车站的人有了新的看法。”朱先生补充道。  其实,铁路企业有严格的“禁止倒票”的规定。了解到,铁道部去年春运出台了“七不准”,规定一旦发现内部工作人员有倒票行为就予以开除。但是,铁路内外勾结倒卖火车票的现象还是屡禁不止。王学棉认为,如果铁路企业严格执行规章制度,真的在发现内部工作人员倒票时就予以开除,完全可以遏制这一现象。  对此,荣国权则从经济学角度分析认为,这还是由于车站工作人员收入与业绩不挂钩所致,正是由于收入与业绩不挂钩,工作人员没有工作积极性,因此内外勾结赚取暴利,“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以弥补工资的不足。  综上所述,对于今年节日前后的“一票难求”,有着普遍性和特殊性:票源稀缺、分配程序不公开透明、内外勾结等等滋生票贩子的因素并未得到解决;新的购票手段并未很好地达到打击票贩、保护乘客利益的作用。  铁路部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国庆节前后这段时间,正好是出京客流和返京客流的高峰期,运力紧张,车票紧缺,再加上退票费标准降低到5%,票贩子倒票成本降低,而订票又可以不用雇人去窗口排队,给了票贩子可乘之机。(半月谈, 梁恒)

前一页[1][2][3]

胜坚紫悦
花纹铝板
装载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