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机器人来了人往哪走部分流水线工人面临转岗

2019年03月01日 栏目:网络

陈学飞决定辞掉月薪5000元的机修工作。尽管老板再三挽留,但这个28岁的年轻人去意已决,理由来源于与日俱增的危机感。“厂里机器人越来越多,一

陈学飞决定辞掉月薪5000元的机修工作。尽管老板再三挽留,但这个28岁的年轻人去意已决,理由来源于与日俱增的危机感。“厂里机器人越来越多,一线工人越来越少,要是不转型肯定早晚被淘汰。”

陈学飞所在的唯美陶瓷是东莞实施机器换人的企业。据报道称,该企业已经节约用工2200人,每月节约人工成本660万元。陈学飞对这一数字的具体感受是:原本需要6个人为一组的打包生产线,现在只用2个人就够了。

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劳动力数量短缺等问题日渐凸显,“世界工厂”东莞大量企业开启了机器换人战略,2013年起,当地政府每年拿出2亿元鼓励企业“机器换人”。首家“无人工厂”便在东莞诞生。

如今,辞职之后的陈学飞正在一家电气工程师培训学校自费学习,希望在机器换人之后能成为“控制机器的人”。他说自己是幸运的,原本机修工出身有一定的技术基础,但另一些没有技术的同事们,转型举步维艰。

南方通过走访调查发现,在机器换人的大背景下,东莞劳动力市场正发生结构性的变化——制造业企业中大量一线工人被机器人取代,尤其低技能、高危险的岗位甚至有消亡之势;调试、维护和控制机器人的技术性岗位需求正逐渐增加,企业直呼高薪难求。

1机器人来了

流水线从650人减到60人

2008年陈学飞进入唯美集团做机修工,任务是维修压砖机。当时,产品从烧成出窑到磨边抛光再到分选包装的各个工序全靠人工,有些“人满为患”。

2013年工厂大规模引进机器设备。陈学飞说,瓷砖一出炉就进入输送带送到车间,抛光切割、检测、打包等工序都在自动输送带上完成,生产线班组人数日渐减少。

让陈学飞感到有危机感的,是公司的发展规划——“根据规划,现在从原料到成品需要数百人,

机器人来了人往哪走部分流水线工人面临转岗

但以后只需要几个人,全是自动化生产。”此前该厂领导去意大利的陶瓷厂考察,发现意大利的瓷砖厂偌大的生产线上一个人都没有。

近年来,随着政府扶持政策不断落地,“机器换人”正在东莞传统制造业内如火如荼地进行。尤其一些工作环境较为恶劣、存在潜在安全危险的岗位,机器换人的做法被诸多企业认可,效益也逐渐凸显出来。

在金属精密元件的制造过程中,抛光工艺一直是十分依赖于手艺精度的技术活,即便是有着数年经验的抛光师傅,也难以保证生产的良品率。2013年下半年,东莞一家大型配件生产企业投入上千万元,引进60部工业机器人。如今走进抛光车间,一排排整齐划一的机械手取代了往日大量的抛光师傅。

该企业提供的数据显示,使用机器人抛光打磨后,该车间的人力从改善前的650人降到改善后的60人,人力节约590人;产品不良率大幅降低,设备产能效率则大幅提高。按照产值换算,企业仅用了一年时间便收回了抛光车间机器换人所投入的成本。

同样地,东莞万德电子制品有限公司也在机器换人。该公司总经理白毅松计算:一台代替单工位人工的机器,大约需要投资一个人两年的工资来购置,但每台机器的使用寿命少有5年。由于机器可以连续工作,其生产效率是人工的1.2倍。这样一算,5年下来企业用工成本可以节约一半以上。

2部分工种在消失

工人转岗薪资降低一半

机器人的到来改变了生产线上的用工状态,部分高危险系数、高人工成本的工种,正逐渐被完全取代。

走进万德电子的注塑车间,数千平方米的车间内,100多套大型机械设备高速运转,偶尔见有工人穿插其中调试机器。而在以前,这里至少有上百人在坚守岗位。

公司主管生产的副总经理陈成福说,注塑环节需要的工人多、危险系数高,曾有其他厂的员工被模具砸伤、被料筒烫伤、锁模过程中被压伤……现在该生产线主要由机器做,所需工人减少了三分之二。在陈福成看来,把危险的工作交给机器,这无疑是在人口红利渐渐消失的时期的选择。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顺利转岗,工人更换岗位面临着降低薪水、短期无法适应的困局。

广西人黎明(化名)原本是东莞一家上市企业抛光车间的抛光师傅。黎明的一身技艺都是跟随东莞制造业的崛起练就。2013年底,企业引进的工业机器人陆续上马,首先替换掉这个充满危险且成本昂贵的岗位,包括黎明在内的上百名抛光师傅面临转岗的选择。

黎明拒绝了内部转岗辞职离开:“当时企业提供的岗位都是普工岗位,基本只有底薪,一个月拿到手只有两三千元工资,根本养不起家。抛光师傅一个月也有四五千元工资,要降薪去做普工,我们很多人都不愿意。”

东莞万德电子制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成福说,企业因为招不到人才被迫用到机器,并不是机器来了就容不下人了。在此期间,就算有个别岗位员工被机器替换,也会被安排到其他岗位。就目前来看,企业每月正常流失的工人都有百人以上,工人依然非常紧缺,不间断招工还是常态。

吴元梅表示,机械手代替人手后,公司并没有进行人员的裁减。但人员流失率较高,一些年轻工人会因为感觉工作辛苦,在工作一段时间后主动离职;一些40岁左右的老员工则会被分配到装配或其他的岗位去工作。吴元梅认为,机器换人主要还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提高效益。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和牛津大学联合发布的报道中说,在未来预计有1000万的不熟练工种将会被机器人取代。在2033年之前,全美国45%的工作将会被机器人广泛取代。

之所以东莞尚未因为机器人的到来造成大量工人失业,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目前工业机器人智能化程度还不高,在企业也多是以试点为主并未大规模铺开,因此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非常有限。此外,虽然工厂为工人们调了岗、加了薪,但加班次数也增加。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林江教授认为,机器换人的终发展结果是工人数量会越来越少,一些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工人则会面临失业的危险。一些受教育程度高的工人可能会被分配到管理岗位,或者到监控室对车间生产进行监控。

5机器人相关人才激增

电气工程师月薪过万仍难求

林江曾在东莞做过一项调研,发现东莞企业的技术型人才还是比较短缺,有些厂长的工资甚至没有一名高级技术工人的高。此前,东莞人才机构智通人才做过一项调查显示,61.69%的受访制造业企业表示目前急缺技术人才。

智通人才部门经理贺先发说,除了企业进行机器换人外,东莞还出现了很多造机器人的企业,对相关人才的需求量非常大,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月薪普遍过万元。

东莞市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师协会会长、万德电子人力资源负责人林舜珠印证了这一说法,机器换人之后,企业对相关领域的人才需求激增,开出高薪招揽人才,但招人的情况并不理想。她分析说,主要原因是相关技术储备人才不足,职业教育发展缓慢,企业人才培养压力大,见效慢。

东莞市机器人产业协会会长蒋仕龙长期从事机器人技术及应用研究,“现在机器人人才很缺,但缺的不是一线的机器操作工,而是既熟悉传统行业工艺,又懂得机器人技术,且能将两者很好结合起来应用的。”他认为,由于很多企业在利用机器人进行技改过程中对自身的需求并不明确,很多时候需要专业、懂行的人才帮助企业制定的技术改造方案,但由于机器人产业在国内刚起步没几年,企业对机器人应用高端人才求贤若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