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刘作虎做ROM另辟蹊径为证自己不只懂硬件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游戏

2014年,一加营收3亿美金、 一加款单品在2014年的销量已突破百万台,这是刘作虎给出的一加去年的成绩。这一成绩在国内也得到了大公

2014年,一加营收3亿美金、 一加款单品在2014年的销量已突破百万台,这是刘作虎给出的一加去年的成绩。

这一成绩在国内也得到了大公司资本层面的青睐。此前也一度盛传360将入股一加,刘作虎也曾和周鸿祎在微博上互动频繁,直到360宣布入股酷派以后,这一传言才随即消失。

据接近刘作虎的人士泄漏,私下里刘作虎和周鸿祎依然保持着良好关系,刘作虎欣赏周鸿祎对做产品的执着,但双方对做一个市场预期的产品有不同的理解,因此没能终走到一起。简单来说,刘作虎想要做小而美的精品,但周鸿祎更想要追求产品的量和范围。

不过刘作虎认为,一加目前作为一个品牌,不仅仅具有硬件的基因,同时在软件互联领域也有自己的发展机会,所以,一加早在去年5月新品刚上市以后,就有资本机构将一加估值到5亿美金,他认为资本机构看重的绝不仅仅是1加在方面的价值。

硬件公司还是互联公司

在行业内,尤其是新兴的智能公司,难免会去被定义为一家传统硬件公司还是互联公司或软件公司。

对于一加的定位,刘作虎无意将自己定义为硬件公司还是互联公司,他表示,1加从未将自己局限在硬件领域,也一直强调未来会做自主ROM。

从企业文化基因上来说,由OPPO前副总刘作虎带领的创业团队,做硬件出身的他,在硬件领域有着自己特有的专长和经验,但是对软件系统的理解和把握是否是会一样呢?

事实上,1加发展的路径也确实不像小米、锤子等互联品牌先做一个ROM,再去做一款硬件,而是选择用自己擅长的硬件领域先切入这个市场,找到一个自己的支点,再去做其他。

在刘作虎看来,创业公司在初期的精力、资源、和成长期都是有限的,想要什么都做,就有可能什么都做不好,但1加的目标是要实现软件与硬件的完美结合。

做ROM的难与不难

要完成刘作虎的愿景,一加就需要做一款工业设计和品质完善的硬件,也要为用户提供一套所有感官体验和互联体验都完善的软件系统。并且针对一加销往除中国以外的36个国家和地区分别作出适配。

根据海外用户和国内用户的使用习惯和文化背景上的差别,1加分别针对海内、外用户打造了氧OS和氢OS。

3月30日,一加氢OS的天气APP也同期发布上线,并可提供用户下载体验。天气APP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体现了一加做ROM的一些理念。借天气APP的发布,刘作虎首次谈起了自己做ROM的理念。

目前市面上的ROM,不乏之作,但刘作虎发现这其中存在一个奇怪现象:想尽办法把安卓改得更像iOS,或做很多的皮肤,把做ROM简单的看成是一个改UI的过程。在他看来这些都是非常陈旧的想法,如果只是单纯的改UI、改皮肤,这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做的工作。

他把上述问题归咎为对用户体验理解不够,现在做ROM,再想从功能上实现突破的可能性也不大,这点有点像两三年前的硬件同质化的开始,而现在做ROM的高低差别就来自于对ROM体验的理解,刘作虎把一款好的ROM比作一个商场,那末一款好的ROM可以让无数的第三方APP在里面经营,而用户没有违和感。

市面上盲目的抄袭苹果,刘作虎认为,许多抄袭iOS的公司只看到了表皮没有理解到苹果的内核,真正的苹果核是将品质的硬件和人性化体验的系统的完善融合。

有底气做ROM

罗永浩曾公开表示,不看好刘作虎这一做硬件出身的创业者,自己做ROM的胜算。但刘作虎反倒认为懂硬件是他自己的优势。

常常许多公司做ROM,只看到了ROM和用户连接的那一层,会十分在意用户眼看到ROM是不是觉得美观,却没有看到ROM和硬件在底层的语言沟通。刘作虎称,一款ROM要适配一款硬件,在底层的各种代码适配就是一个困难,这一定程度要求做ROM的人也要懂硬件,这样才能帮助ROM去适配更多不同的机型。

此前刘作虎曾提到,ROM就像一座商场。目前基于Material Design设计理念的Android5.0,其实已是一个很好的商场坯子,刘作虎认为,氢OS不会热衷把系统改得很像iOS,而是会把精力放在对移动互联服务体验上,将深层次互联的体验做好。

做一款好的ROM与打造一款的硬件精神内核是一致的,都要掌控用户体验和用户需求。这要求厂商既要有对行业的敏感和嗅觉,更需要具备一定的用户基础。基于这1缘由,刘作虎选择在一加销量超过100万台、积累了一定的用户基数之后,才推出自己的ROM。现有的1加用户,不仅是氢OS未来的口碑渠道,也是打造氢OS进程中一加直接掌握的用户反馈。

关于一加氢OS的界面风格,刘作虎称,现在还不能露图,但他描述道,整体风格是优雅、灵动,会有一些几何美学在里面,并且更多的是用滑动的手势代替了点点点的操作方式。

月经不调长时间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