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忠与义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游戏

忠与义台海6月12日讯 海峡导报特约撰述人台湾媒体人公孙策今日在海峡导报撰文,以下为原文内容:刘“内阁”的“阁员”拥有外国居留权

忠与义

台海6月12日讯 海峡导报特约撰述人台湾媒体人公孙策今日在海峡导报撰文,以下为原文内容:

刘“内阁”的“阁员”拥有外国居留权话题,我认为,拥有“双重国籍”是绝不容许的;至于拥有居留权,主动放弃就可以了,而且只要提出申请文件即可,否则若对方国家“未准”,要怎么处理?而这次被纠举的“阁员”基本上都是“主观认定居留权已经失效”,那么,补办手续即可,无关忠诚问题。  然而,在中国人传统价值观当中,“忠”总是排在位。可是现代民主社会跟从前帝王专制时代大不一样了,传统的“忠”与“义”的定义,有必要做一番调整。  古代君王体制“朕即天下”,“忠”的对象只有一人,也就是皇帝。而皇帝与臣民不是对等的,因此“忠”乃是单向的、无条件的。所谓单向,就是指有臣子对皇帝尽忠,皇帝对臣子就无所谓“忠”的问题;所谓无条件,就是“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不死就是“逆”,反抗就是“叛”,夺权就是“篡”。  做官的“食君禄”,当然必须“报皇恩”,没有选择,非忠不可。可是平民老百姓却不是这样,老百姓愿望只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帝力于我何有哉”,他们不求皇帝赐恩、赐福,只要皇帝跟他手下的官员不来“降祸”,就很感谢了。  平民老百姓的价值观里,“义”比“忠”的顺位排在更前面,因为“义”是双向的、有偿的。平常买卖交易时,你出我一钱,我卖你一两;可是当你对我有恩,我可以“食人一升,报人一斗”,这就是义气。  司马迁写《史记》,在《刺客列传》中,透过豫让之口,诠释“义”:“智伯以国士待我,我固以国士报之。”这种观念在君王体制之下,属于思想毒瘤,可是儒家学者不能也不敢排斥人民大众所认同的“义”,他们只好创造一个新的定义:“行为宜之,谓之义”。这个定义“全民”都可以接受,只不过,在朝廷体制当中,官员的行为是“宜”还是“不宜”,却是由皇帝或当权者来认定。  唐太宗李世民受后人称道的一点是“纳谏”,尤其是对魏征的宽容。事实上,魏征之前一直是李世民的“敌人”,他辅佐过李密、窦建德、李建成,甚至曾经向太子李建成建议“先下手为强”,除去弟弟李世民。

[1][2]下一页

郑州发电机租赁
铝单板厂家
捕鱼游戏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