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赵薇搞垮了娱乐新三板

2019年04月10日 栏目:旅游

今年要去美国上市的国内娱乐公司不少。视频领域,B 站和爱奇艺都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 IPO 招股书。直播领域斗鱼、虎牙、映客也

今年要去美国上市的国内娱乐公司不少。

视频领域,B 站和爱奇艺都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 IPO 招股书。直播领域斗鱼、虎牙、映客也都在计划着 IPO。音乐方面,腾讯音乐也频繁传出将在 2018 年 IPO 的消息,但具体是在香港还是纽约上市目前尚未确定。

虽然这些互联文娱公司很多也还没盈利过,但要去美国 IPO 的,怎么说日子都还过得去。

在大众没怎么注意到的角落,前几年上了新三板的娱乐公司西服套装批发供应
,都在努力逃离新三板。这其中有在《偶像练习生》火了的乐华文化,有杨幂持股的嘉行传媒,有张天爱的经纪公司喜天传媒,有吴晓波创办的蓝狮子传媒,还有电视剧《兰陵王》的出品方耀客传媒等等。

娱乐公司的新三板:挂牌热到摘牌热如果你在《偶像练习生》里只记住了一个公司的名字,那这个公司肯定是乐华娱乐。这家公司在《偶像练习生》的期里被不同练习生反复以敬佩的口吻提及蝎子价格
,它选送的练习生团体里,Justin、朱正廷以及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人气都不错。

在新三板上市时,乐华娱乐(乐华文化)同样是一家很被看好的公司。明星股东曾一度把乐华送上“神坛”。韩庚、周笔畅、黄征等明星都是乐华的股东,他们都通过乐华第三大股东西藏华果果间接持有乐华文化股份。

就在 3 月 22 日,乐华文化正式从新三板摘牌,停止股票交易了。

《偶像练习生》是今年 1 月 19 日开播的,1 月 31 日,乐华摘牌的协议通过了公司董事会的审议。3 月 6 日,乐华正式向新三板官方,也就是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提交了摘牌申请。到 22 日,乐华已经正式完成了摘牌。

乐华在公告中说的摘牌理由是这样的:目前公司股票流动性低、融资成本高,为了进一步提升公司的决策效率化妆品生产厂家
,降低成本,拟申请从新三板摘牌。

简单来说,就是融钱难,成本高,融不到。

在新三板,和乐华相似的情况不在少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数十家娱乐公司相继从新三板摘牌,包括电视剧《兰陵王》《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的出品方耀客传媒等知名公司。

今年已经申请或计划申请从新三板摘牌的公司数量也不少,其中有 2017 年新三板文娱业绩王“嘉行传媒”这样准备转板的,但更多的公司还是因为融资不顺利,业绩波动大而被迫逃离新三板。

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官方出具的 2017 年市场统计快报,截至 2017 年末,新三板挂牌公司中,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公司共有 261 家,占总数的 2.24%,比 2016 年末增加了 33 家。

但从 2015 年末到 2016 年末,挂牌企业总数增加的数量是 124 家。这一方面是新挂牌公司减少的原因,另一方面,则是从新三板摘牌的娱乐公司数量大幅增加了。

赵薇搞垮了新三板娱乐?娱乐公司股价变动的原因有很多。娱乐企业业绩波动大,一个艺人的去留、一部作品口碑和票房的好坏,都有可能让一个娱乐公司的股价发生变动。

新三板娱乐公司鱼龙混杂,一些公司凭借明星股东或影视作品炒作股价,但自己公司业绩和营收水平波动又很大,就难免出现上了新三板反倒融不到钱的尴尬局面。

让这种尴尬加剧的原因是有关部门监管的加强。

2016 年 11 月,赵薇和丈夫黄有龙共同注册了龙薇传媒。注册资本 200 万,但并未实缴到位。一个月后,龙薇传媒在未开展任何实际经营活动,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都为零的情况下和万家集团签订了协议,斥资 30.6 亿元收购上市公司万家文化 29.14% 的股份。

收购的资金包括 6000 万关联方借款、赵薇个人信用担保的 15 亿银行借款和 15 亿股票质押借款。用 6000 万自由资金撬动 30.6 亿,杠杆比例高达 51 倍,之后,收购交易被证监会终止,赵薇、黄有龙、孔德永等人都受到处罚。

有圈内人士表示,赵薇高杠杆收购万家文化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对文娱企业资本操作监管明显收紧。受影响的不仅是新三板公司,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娱乐行业公司对投资、并购案例操作都相当谨慎。

那些争取赴美 IPO 的公司,和挣扎着想从新三板逃离的公司,遇到的可能是同样的问题:监管收紧,在国内拿钱难了。

今年宣布将赴美 IPO 的映客,在去年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宣亚国际曾在去年宣布将要收购映客的主体公司蜜莱坞,交易历经七个多月,终于失败了。

在宣亚国际总资产、净资产和营收都低于蜜莱坞的情况下,宣亚国际计划以 29 亿借款,收购蜜莱坞 48.25% 的股权,蜜莱坞股东则以入股形式成为宣客国际的股东。

这样的操作本来是为了避免容易被监管部门重点审查的“借壳上市”行为,但也成了被重点盯防的原因。宣客国际为避免被检查,使用了全现金而不是股份交易,现金来源是向股东借钱。这样的行为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交易终失败了。

类似的谨慎行为还有很多,政府监管从严,影视行业乃至整个文化娱乐行业的并购和融资的活跃度都有所下降。长城影视停止收购德纳影视,华录百纳终止并购欢乐传媒,宋城演艺募资超过 40 亿的定增披露方案 8 个月后无奈宣布终止……

没钱怎么办没钱,对于影视娱乐行业来说,可以说是天大的事情了。影视娱乐行业公司现金流不佳是常态,制作影视剧要钱,制作综艺节目要钱,捧红艺人也要钱。上市、并购、增发、融资都受限的情况下,娱乐公司们想到的应对方法是监管相对宽松的发行企业债券。

发债是市场行为,受到的监控相对宽松,没有资金用途的特定限制。虽然在发行时间和金额上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但比起其他融资行为,受到的监管已经宽松很多了。

《寂寞空庭春欲晚》的出品方骅威文化去年曾计划以定增方式募资 12 亿,结果遭到了监管部门的严峻审查,终定增失败。骅威文化在定增失败后发布了公告,将通过非公开发行募资不超过 12 亿元,用于电视剧及络剧制作。

要定增成功并不容易。去年一年里,A 股中定增成功的文娱公司也只有奥飞动漫和《老九门》《楚乔传》的出品方慈文影视两家。慈文影视的定增审批也是经历了 19 个月,定增的价格等相关因素都经过了多次修改才成功的。

在定增 9 亿终于被批准之后,慈文影视松了一大口气,转头又发了个公告表示要发行 15 亿的企业债券。

此外,去年光线传媒发行了 10 亿公司债券,赵薇和范冰冰持股的唐德影视发行了 6 亿债券,长城影视发行了 8 亿元债券,华策影视、华谊兄弟和当代东方等公司也都曾发行过公司债券。

发债券也许确实能缓解一时的经济困境,但拿到发债券的钱就随便乱花的公司也不是没有。去年发了 6 亿债券的唐德影视,就在没有电视节目制作经验的情况下,豪掷 4 亿从上海灿星手中购买了《中国好声音》的版权。之后闹出版权纠纷,节目也没有拍成。

借钱一时爽,还钱火葬场。发公司债能不能帮娱乐公司们活下去、能活多久,对于即将到来的清明节假期,或许是个十分应景的问题了。

娱乐赵薇新三板乐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