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阿Q里的你我(大地漫笔·编辑丛谈)

2018-11-08 17:55:19
阿Q里的你我(大地漫笔·编辑丛谈) 近偶然读到波兰作家亨利克·显克微支的一篇短篇小说《灯塔看守人》。

一名命运多舛又极富传奇色彩的波兰老人,得到了离巴拿马不远的阿斯宾华尔岛外的灯塔看守人这个职位。

在这个荒寂的海岛上,孤独的老人以为除了灯塔,他的世界里不再有什么了。

可他却念念不忘“另一半球上的故乡”,他买来报纸,寻找有关欧洲的新闻。

他读着波兰大诗人的诗,哽咽哭泣,忏悔自己离开祖国4十年,“把祖国丢在一边”了,“连怀念之心都在开始消失了”,并油然而起一种博大的爱心,使他的心都跳跃起来。

然后,有一天,老人在海滩上睡着了,他梦回祖国,在梦中看到了故乡的松林、小溪、田野、村庄……这一夜,他忘记了点灯。

不巧,这天夜里有一条船在海上出事了,他因此被解雇。

遥远的他乡,底层的小人物,简单的小故事,抒情诗般的语言,读来令人动容,引人遐思。

读显克微支,让我想到鲁迅。

因为鲁迅的《阿Q正传》与显克微支的小说《胜利者巴尔代克》渊源为密切,都是底层小人物心灵被扭曲、精神被异化而产生的悲剧,都可称之为一个大时期下小人物魂灵的写照。

有人将其称为精神胜利法的异质同构,认为是鲁迅对显克微支的借鉴与超出。

鲁迅在回想自己早年的文学活动时也说,由于所求的作品是叫喊和反抗,因此所看的俄国、波兰以及巴尔干诸小国作家的东西就特别多。

影响与鉴戒,在文学创作上是正常现象,特别是现代小说,自不必多言。

小人物能打动人心。

无论是这位孤独的灯塔看守人还是迂腐的孔乙己,人类情感的、天性的共性,不论东西方,都在小人物身上体现得更加淋漓透彻。

而鲁迅笔下的阿Q,已经成为世界文学中一个的典型人物和典型性格。

犹如茅盾说过的“我们有时自己反省,常常疑惑自己身中也免不了带着一些‘阿Q相’的份子”。

同时,这“似乎也是人类的普遍弱点的一种”。

小人物身上,既有时代流光的附着,又有时期病征的映照。

今天的小说,似乎能让我们看到不少当下的故事,却不容易找到其间深藏着的你我,也许,这可算作是此番品读经典后之一感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